快捷搜索:  

男教师提桶卸妆:出发点再好,也要有匹配的教育姿势

又是一年开学季!一段老师提桶拦门为返校女生卸妆的视频引发热议。视频中,只见一名男教师站在校门口,拿着毛巾提着水桶,在擦完一个女生的脸后,便将毛巾丢进水桶蘸一下,之后再擦下一个,边擦还边说:“ 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。”

短短一则视频,搅动着网络舆论。视频的学校回应表示,假期返校时许多学生化妆,这样一来,学生见一个学一个,如此管理还是为了他们好。

把长发剪短、把卷发捋直;把短裙换成长裤;把凉鞋换成球鞋,还有移动互联时代特色的“请你把手机交给老师”。每每出现类似新闻,没有学校不会说是为了学生好。哪个学校不为了学生好?那个提桶卸妆的老师,也必然没有“害”学生的意思。

厌倦“为学生好”这种说法,是因为此说法很遮蔽问题:学校“为学生好”,就一定是好的教育方法吗?人们再次想到了管理粗暴、僵化这些字眼。

中学生年纪虽小,但也有人格尊严,他们知道拉着行李,被挡在门口,一条毛巾拂过脸庞这个事既不卫生,也“不太美”,所以才有学生掩面而去。有网友认为这不尊重学生、干涉学生自由,或许妨害自由的说法并不确切,但一个男教师对女学生提桶卸妆的姿势着实不美。

2004版《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》要求,中学生应穿戴整洁、朴素大方,不烫发,不染发,不化妆,不佩戴首饰,男生不留长发,女生不穿高跟鞋。的确,校园中越发普遍的学生浓妆艳抹行为,污染了对青少年群体本应提倡的朴素风气。

中学生心智走向成熟的过程,也是一个审美逐渐定型的过程。在如花的年纪,若因商业主义元素过度渗透,而在“热烈奔放”上走得太靠前,甚至丢掉朴实无华的纯真品性,跟风模仿“夜店风”“嘻哈风”,就需要引起重视。

但是,教育者的担心,不能转化为管理方法的极端。用正确方法教育中学生保持“素颜”,既能检验教育是否开放包容多元,也能引导孩子在爱美的年纪,去正确地追求美。

比如,学校可以在学业课程之外,根据时代发展要求,为孩子开设礼仪、仪容课程;或有学校逐渐对校服“动手脚”,把那些色彩单调、设计过于宽松、缺乏美感的校服“赶”出校园,为孩子设计兼具心理年龄和时代美感的校服等。引导孩子更好地认识美、发现美、追求美,原本就是学校美育的主旨所在,如此才能实现学生个性发展和学校科学管理的双赢。

有一个现象很有意味。那就是在儿童上幼儿园时,可以满身花花绿绿,甚至小女孩可以穿上可爱小短裙,男孩可以穿上绅士背带装,但小升初、初升高后,发型、穿衣的限制更多。这不仅是应试教育的锅,也和过于担忧“一放就乱”、不如“牢牢抓紧”的教育理念有关。尤其在18岁前,这个可塑性极强的年龄段,过于生硬的管理方法,引起了太多师生间不必要的激烈冲突。

当教育变成师生间你追我躲的“博弈”,教育本身的创造性光辉便黯然失色。虽然学校教师要处理很多问题,照顾很多学生,而每个学生也都是独立个体,一个班级的学生更是复杂的集体。但教育本就是创造性地解决复杂问题的过程,如果学校无法正视学生的成长规律,缺乏精细化、人性化管理的耐心,那么事关下一代的教育大船又要开向何方?

校方在回应此事时,表示“我们这里地区落后,留守儿童比较多,父母疏于管理”,但这并不能成为如今“提桶卸妆”的原因。地区落后恰恰需要的是观念超前,最终逐渐突破教育资源劣势下的狭隘理念。这样国家平衡教育资源的民生大计,才能有适宜落地的土壤。

中国青年网;评论;快评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